站内搜索:
律师格言
律师是戴着荆棘的王冠而来,最低贱的贫民要你以慈悲去接待;最桀骜不驯的强盗要你去点化;最不可理喻的独裁者需要你去超度;还有那天下最可怜的人儿要你去扶持。总之,律师就该担当一切。要有超然的态度,出世的情怀;秉固的毅力,入世的热烈。要有与世决绝的胆略和气概。
专长领域
医疗事故
医疗过错
医学会鉴定
司法鉴定
联系我们

齐鲁医疗事故律师网(杜强)
手机:13176448490
E-mail:dqls2006@sina.com
地址:山东济南市马鞍山路2号

法律法规
<行政规划>
  
丹 凤 县 人 民 法 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04)丹法行初字第3号

  原告田淑芳,女,生于1950年6月18日,汉族,小学文化,住商洛市商州区城关街道办事处林涧村一组,农民。
  委托代理人张会民,男,生于1949年3月10日,汉族,初中文化,住址同上,商洛市物资局机电公司下岗工人。系原告之夫。
  被告商洛市城乡建设局。
  法定代表人吴建华,局长。
  委托代理人寇建良,商洛市城市建设监察支队支队长。
  委托代理人穆治平,陕西秦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田淑芳不服被告商洛市城乡建设局拆迁行政规划一案,本院依据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商中立指字第3号指定管辖决定书予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4年4月13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原告田淑芳的全权委托代理人张会民,被告商洛市城乡建设局的委托代理人寇建良、穆治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九八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原告田淑芳获准在原商县城北黄沙桥西北角处修建面积为35平方米的临时建筑,同年七月,田在获准地段建起52.5平方米砖混结构商用房屋。2002年8月原告所建房屋因城市改造需要拆除,原、被告就拆除事宜协商未果。被告于2003年9月16日作出商政建发(2003)171号拆除决定,限原告于2003年9月25日以前必须无偿无条件自行拆除其临时建筑,并恢复原有地形地貌。该决定送达后原告不服,向陕西省建设厅申请复议,陕西省建设厅于2003年12月18日作出复议决定,维持商政建发(2003)171号拆除决定,原告不服遂诉至法院。
  原告田淑芳诉称:原告经原商县城建局批准,在商州城区黄沙桥西北角修建砖混结构房屋59平方米,用于居住和开办商店。修建之时,建房地段是一片沙滩,经铺沙垫土,将三米深的沙滩修砌成平地,建造成现在的房屋,花费达2.8万元。被告所作商政建发(2003)171号决定要求原告限期无偿无条件自行拆除,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撤销。具体理由如下:一、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依据的法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33条和《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37条,该法条调整的对象是在城市规划区内进行的临时建筑,而原告建房的地段在建房时并未纳入城市规划,被告以2003年的城市规划要求原告无偿拆除房屋,没有法律依据。且被告引用的法律中没有“无偿无条件自行拆除”的表述。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施行于1990年,而原告的房屋建于1987年,原告认为该法没有溯及力,不能调整其生效以前的建房行为。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错误。原告所建房屋已在1990年被原商州市土地管理局确定为“砖与混凝土结构的永久性建筑”,而被告仍将其视为临时建筑,认定事实有误。故请求:一、撤销被告商政建发(2003)171号关于对田淑芳房屋限期无偿无条件拆除的决定;二、判令被告对原告重新划定庄基,妥善安置,并对房屋的拆除按规定予以补偿。
  原告为证明其上述主张,当庭提交两份书证:原商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商政城发(87)第129号文件;原商州市土地管理局《关于张会民无批复在耕地上建商店的调查复函》。
  被告商洛市城乡建设局于法定期限内提交了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并辩称:2002年5月30日,商洛市人民政府经专题研究,决定了商洛路黄沙渠北段的建设问题。2002年8月1日商州区人民政府就黄沙渠北段改造工程征地拆迁问题专门发了通告。据此,原告修建的商店已属于改造路段的范围,且其建筑物已影响到城市改造工程的施工。就其拆迁问题,当时的工程指挥部多次与其协商也未能解决,反映到我局后,我局派员作了必要的调查,查明原告的建筑是其1987年申请,原商县人民政府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1987年7月24日以商政城发(87)第129号文件批准修建的临时建筑,对于该临时建筑的期限,商政城发(87)第129号批复中已作确定:“当国家建设和城市建设需要拆除时,必须立即无条件自行拆除。”因此,我局作出商政建发(2003)171号《关于对田淑芳临时建筑限期拆除的决定》。就原告的诉讼理由,我局认为:一、田淑芳的建筑属于临时建筑,应按临时建筑的管理和处理原则对待。原告建筑物的唯一批准文件就是商政城发(87)第129号批复,该批复批准其修建的只是临时建筑,因此其建筑物的性质只能界定为临时建筑。二、田淑芳的临时建筑属于商州城区规划范围之内,理应由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依据城市规划法进行管理。三、我局的处理决定有明确的事实依据和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和《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明确规定,禁止在批准临时使用的土地上修建永久性建筑,临时建筑必须在批准的使用期限内拆除。原告的批准文件上虽未明确使用期限,但该文件上确定的“当国家建设和城市建设需要拆除时,必须无条件自行拆除”,“城市建设需要拆除时”就是其使用期限届满之时。综上,我局认为商政建发(2003)171号处理决定是合法的行政行为,请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被告在作出上述答辩的同时,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1、原商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商政城发(87)第129号文件;2、原商州市土地管理局《关于张会民无批复在耕地上建商店的调查复函》;3、现场勘察笔录(平面图);4、张会民谈话笔录(二份);5、张会民反映材料;6、商洛市人民政府专项问题会议纪要;7、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政府《关于黄沙河北段改造工程征地拆迁的通告》;8、陕西省城乡建设环保厅《关于商县县城总体规划的批复》。(上述证据下面以序号表示)。
  原、被告所举证据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所举两份书证的客观性不持异议,但对原告以此书证证明其房屋已转化为永久性建筑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原告所举证据的客观性可予采信,但商州市土地管理局对市信访局作出的《关于张会民无批复在耕地上建商店的调查复函》不属具体行政行为,其对原告房屋所作的“永久性建筑”的表述,仅属对原告以砖混结构建房的客观描述,并不能对原告房屋性质的转化产生法律后果,故对被告的质证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原告对被告所举的第1、2、4、5、6、7号证据的客观性没有异议。庭审中本院已对上列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但原告在自己的陈述中对其房屋的长宽尺度表述有误,房屋面积应以现场勘查笔录为准。原告认为第3号证据(现场勘查笔录)失实,因其未举出充足证据予以反证,故本院对原告的这一质证理由不予采纳。原告认为被告所举第8号证据不能证明其1987年建房就在规划区以内,经本院调取原商县人民政府1982年组织编制的《商县县城总体规划说明》,足以证明原告建房地段在1982年就已编入城区规划(在城区功能分区上为西区),故对被告第8号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采信的上述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案件事实:1987年7月24日,原告田淑芳经原商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以商政城发(87)第129号文件批准,在现商洛市城区黄沙桥西北角处修建临时建筑,批准面积为35平方米。该批件同时要求临时建筑的结构为泥座砖,屋面为石棉瓦,并确定当国家建设和城市建设需要拆除时,必须立即无条件自行拆除。获准后,原告即在申请地段建二间一层砖混结构商用房屋(占地52.5平方米)开办商店。1990年,原告商店所在的张坡组部分村民向原商州市信访局反映张会民无批复在耕地上建商店,信访局函告商州市土地管理局予以查处。商州市土地管理局调查后1990年3月27日函复信访局,认为张会民所建商店占用的耕地原为黄沙河河滩,河堤加固后经张坡村一组村民崔岁虎垫成耕地,张会民获得批复后与崔协商,以每年100元的价款予以承包,并于88年2月修建砖与混凝土结构的永久性建筑。据此建议:张会民在黄沙桥西北角耕地上建房是经过原城建局批准的,批复有效,应予维持。2002年5月,商洛市人民政府经专题会议研究,决定对黄沙渠北段进行治理、开发。同年八月,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政府就黄沙渠北段改造工程的征地、拆迁事项予以通告,原告修建并经营十余年的商店亦在拆迁范围。嗣后,就原告房屋的拆迁,原、被告多次协商未果。2003年9月16日,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33条及《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37条的规定,作出商政建发(2003)171号《关于对田淑芳临时建筑限期拆除的决定》,要求原告在2003年9月25日前,必须无偿、无条件自行拆除其临时建筑,并恢复原有地形地貌。该决定送达后原告不服,向陕西省建设厅申请复议,陕西省建设厅于2003年12月18日作出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的商政建发(2003)171号拆除决定,原告仍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1981年7月原商县基建局,商县建委规划设计室、西北建筑工程学院共同编制,1982年12月修改的商县县城总体规划,1985年元月14日已获陕西省城乡建设环保厅批准。在该规划中,原告建房地段属于商县县城的西区。
  本院认为:原告田淑芳1987年获准修建临时建筑,开办商店,尽管其未按行政许可的要求构筑房屋,且已经营十余年之久,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建筑物已获永久性许可,故被告辩称其建筑物的性质并未改变,仍为临时建筑的辩述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诉称其建筑物已被原商州市土地管理局确定为永久性建筑,本院认为此系对土管局复函的曲解。该局复函中关于“永久性建筑物”的表述,只是对原告房屋从构造材料、坚固程度以及建筑结构方面所作的客观描述,并未对该建筑物予以定性,且该函亦不符合行政审批的程序要求,不能产生行政审批的效力,故原告的这一诉讼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庭审中原告认为商政城发(87)第129号文件未明确其使用期限,其建筑物尚在使用期限以内,被告需要拆除就应予以补偿。被告辩称该文件已载明“当国家建设和城市建设需要拆除时,必须立即无条件自行拆除”,其中城市建设需要拆除时,就是原告临时建筑使用期限届满之日。本院认为该批复是附条件和期限的具体行政行为,条件成就时就是期限届满之时,被告的上述辩述理由符合该文件的表述逻辑,应予采纳。原告诉称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错误,被告适用的法律条文中未有无偿无条件自行拆除的表述。被告对此辩称,其所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33条和《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37条,明确规定临时建筑必须在批准的使用期限内拆除该规定中的拆除主体自然应是建筑物的所有人。同时禁止在批准临时使用的土地上修建永久性建筑,而原告在许可其临时使用的土地上构筑永久性建筑,其行为本身即不合法,应当自行拆除。本院认为被告的这一辩述观点符合上述法律、法规的立法本义,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22条规定的“拆迁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不予补偿”的规定一致,被告适用上述法律、法规并无不当,原告的这一诉讼理由本院亦不予采纳。庭审中原告又主张被告适用的法律、法规是在自己建房之后才颁布施行的,上述法律、法规没有溯及既往的能力,被告不能以1990、1991年生效的法律、法规规范自己1987年的建房行为。本院认为,尽管原告的建筑物形成于被告所适用的法律、法规施行之前,但因其未获得永久性许可,其建筑物一直以临时建筑的状态持续到现在,理应以现行的法律、法规予以调整和管理,故原告的这一诉讼理由亦不能成立。原告又称其建筑物未在原商县县城规划之内,被告不能根据2003年的城市规划依照规划法处理自己的建筑物,原告的这一诉讼理由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原告建筑物所在地段1982年已纳入原商县县城规划,且批准其修建临时建筑的行政机关就是城市规划主管部门。因此,被告依据城市规划法对原告的临时建筑实施管理符合法律规定。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为合法的具体行政行为,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商洛市城乡建设局商政建发(2003)171号关于对田淑芳临时建筑限期拆除的决定。
  案件受理费及诉讼费50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栓成  
审 判 员 孙ネ韦  
代理审判员 刘俊霞  

二00四年五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管 敏  

济南医疗事故律师网(杜强) CTRL All Rights 2010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东医疗事故律师,济南医疗事故律师,山东医疗纠纷律师,济南医疗纠纷律师
山东济南市马鞍山路2号 手机:13176448490 E-mail:dqls2006@sina.com
鲁ICP备17025434号-3 Power by CTRL 您是第 位访问者

杜律师